=大學生交換女友(下)   校园小说 

我也叫道︰「真看不出啊!」



阿欣反駁道︰「你們到時真的敢約會我才說啦!」



阿旗說︰「若哪個勝出的不敢約你們,我願代勞!」



阿珠取笑他道︰「阿旗,你是否認為自己一定會輸,所以買定個後補位?不過,不得轉讓!死心吧!」



阿旗一時為之語塞,阿基更落井下石般︰「阿旗,你糗了啦!好,到我講我們的決定!」他清清喉嚨說︰「基本上,將你們的決定內容,男女生的字眼倒過來就可!」



結果,他被眾女生拆台……



我為他解圍道︰「好啦,我們的條件也談妥了,可以開始了吧!」



阿雯突然以狡猾的口吻說︰「我們好像忘記了阿力的懲罰 ……」



阿麗馬上接口道︰「誰說忘記了?一樣照罰。我們是好姊妹,我一定替你報仇!」



阿發乘機揶揄阿力道︰「阿力,不要被嚇到起不了頭 !」





阿力則苦笑搖頭以作回話。我悄悄的在他耳邊說︰「不用苦惱,一會後,她們什麼也記不起了。」



他奇道︰「為什麼?」



我說︰「一會兒後,他們被干到欲仙欲死時,連老爹姓什名誰也忘了,還怎記得罰你!」



他然大悟道:「就是 !你不惱我喝你頭啖湯嗎?」



我笑說︰「惱啊!不過想起她今後願意次次吃下我的精液就火氣全消了!」



他明瞭道︰「她以此作補償嗎?」



我說︰「心照啦!」



此時,阿基叫道︰「大家準備好了嗎?」



原來就在我們談話間,女生們已經排好了次序。



她們頭對頭的躺在地上圍了一個圈,並擺出了各種撩人姿態。 阿欣躺在地上,雙腿曲起並大大的張開,而雙手則托著自己的乳房,一副性飢渴的樣子(這樣的淫亂派對也是由她而起的呢);阿珠則臥著,一手支頭,一腿平伸,一腿曲起,另一隻手則不停在乳頭上打圈,更不停向各男生拋媚眼,一副淫婦的表情(真想立刻將她撲倒地上,再插她一個天翻地覆);阿麗平躺在地上,雙腿合攏,雙手蓋在陰戶上(還未插過她,不知她的陰戶又是怎麼的一番光景呢?);阿萍俯臥在地上,雙腳曲起向天,一下一下的踢著,潮滑溜溜的屁股向天(剛才沒有拓著她屁股來狠狠插她,真是一種遺憾,一會兒定要保留實力,狠狠的從後干她一次);阿君最是含羞答答的一位,曲起雙腿坐在地上,從雙腿間可一窺她嬌嫩陰戶的面貌,稀疏的陰毛下是一條窄窄的粉紅色陰道口(真擔心她那嬌嫩的小穴能否受得起一會兒的瘋狂呢?);我的女友阿雯用手肘半撐起自己的上身,胸口挺起,使之更為突出,另一隻手放在自己的陰道口,模仿著自慰的動作,又將陰戶上的淫水抹上自己的乳房上,野性的眼神勾引著在場的每一個(騷貨,何時變得這麼淫蕩?)。



阿珠不耐煩的問道︰「你們班男人轉夠圈未呀?看夠了吧!」



阿軍道︰「我們在研究著,為什麼我們的女朋友會一晚間變得這麼淫蕩?」



阿麗曬道︰「還不是我們的男朋友使我們變成這樣的呢!」



阿雯加入道︰「我們擺出這般誘惑的姿勢,無不是為滿足你們這班男人呢!最好你們未插入就已經忍不住射出,免得我們幸苦呀!」



阿發叫道︰「兄弟們,她們看不起我們 ,我們立即上陣,給點顏色她們看看!」



阿基宣報︰「好,性愛音樂椅現在開始!第一個對手由自己女友開始!」



隨著音樂一起,大家即時撲到自己的女友身上去。我一擁著阿雯,二話不說就將漲得發痛的陽具插入她的淫穴中。她亦相當配合我的動作,當我一插入,她雙腿立即纏上我的腰。同一時間各人也已經順利進入各女生,淫叫聲又再次響遍這小小的渡假屋。



在一遍呻吟聲中,阿雯一邊嬌喘著,一邊說︰「阿豪,我……我好興奮啊!不……不要停啊!你知不知道,剛才對於勝利者的獎勵是我提出來的呢!啊……插大力一點,入一點,是……是這樣了,啊……來了……」



我也喘著氣問︰「那……那又怎樣?」



她呻吟著說︰「那是為你而設的,我知道你一定能夠勝出的。呀~~再深一點,插深一點!」



我一邊抽插,一邊與對面插著阿珠的阿軍相視一笑,一邊奇道︰「為什麼這麼說,你認為我一定能勝出嗎?」



她笑說︰「以你平日與我做愛的記錄,我知……啊~~快一點,啊~~我知你一定行的。你平時也保持45分鐘以上啦,現在又已經射了三次,你一定能破記錄的!」



我不禁驕傲的道︰「三小時也行啊!」(誇了點吧,不過當時真的有這個信心。)但又不禁膽心道︰「但若果有人比我強呢?」



她滿有信心的說︰「我對你有信心。」



我問道︰「若真的不是我勝出,你一個月內也要被人隨傳隨到,你會否覺得為難?」





她說︰「提議是我提出的,我無悔,只怕你會覺得不值,因到時就不像現在般公平交換了,我是只屬那個勝利者。」



我說︰「認賭服輸,我相信其他男孩也這樣想的!」



她安心的說︰「那就好了!不過我對你有信心!啊~~再大力點……兼且我知道你一直想嘗試以一敵二的滋味,若你能勝出,你就可以一償心願了,你想以一敵六也可以呢!啊~~就是這樣……再插入一點……所以,我就提出了這個建議!」



我感動的吻上她的嘴,說︰「你對我真好!好,我保證一定能勝出!你這麼乖巧,我就讓你先爽!」



說完後,我馬上把她翻轉身,從後狠狠的插入,並學著阿力般將她整個人壓下,平伏在地上,雙腿合攏伸直。而我雙腿則跨在外面,下身一下一下的奮力抽插。



只聽見阿雯被這個姿勢插得不能自己的聲嘶力竭的叫喊著︰「啊~~啊~~阿豪,你怎懂得這個姿勢?啊~~插得我好爽呀!啊~~好舒服啊~~我喜歡這個姿勢啊~~啊……」我附在她的耳邊說︰「我剛才看見阿力用這個姿勢來插你時,你不知多享受,我就知道你喜歡這個姿勢了!現在爽不爽呀?」



她大叫了一聲︰「啊~~好爽啊……插大力點……」



就在同一時間,阿君與阿發也同時大叫了一聲。



阿發呻吟道︰「啊……終於盡入了!子宮頸夾得我好舒服呀……」



阿君則呻吟道(我覺得似慘叫多一點)︰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你太大了,我的子宮就快被你插穿啦……」原來阿發倣傚我與阿基般用陽具頂開了她的子宮頸,整根陽具插入了她的陰道!



我與阿基不約而同的警告阿發︰「你不要弄傷阿君啊,我們還想再跟她做愛呢!」



阿發回應道︰「我已經很小心的了,其實你們看看她,她不知多享受我的侵入呢!」



我們同時回看阿君,真的發現她雙腿已纏上了阿發的腰肢,下身一下一下的向上拋動,迎向阿發的進攻,我與阿基看到此光景不禁相視一笑。



就在阿雯被我插得欲仙欲死之時,一首歌曲已終結。當我抽離她身體之時,她已整個人軟攤在地上,嬌喘連連。



我順時針方向轉向阿欣身上,大家也是老相好了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我與她對望一下後,我的陽具已順利滑入她的陰道內。重重疊疊的陰戶,重門深鎖,感覺直迫阿君的幼嫩緊窄陰戶。阿欣一面爽叫,一面附在我耳邊說︰「原來你這麼厲害的,若你真能勝出,我要你第一個約會我!讓我試試你的滋味!我很想嘗試不停地做愛45分鐘的滋味!」



我望著她失笑道︰「你這個小淫婦,居然斗膽偷聽我與我老婆仔的對話!」



她回應道︰「你們就躺在我的身邊,說些什麼我也可以聽得一清二楚啦,何需偷聽呢?啊~~雖然阿發真的很大,卻沒有你插得我舒服啊!啊~~再插大力點!」她一邊在我耳邊說,一邊在我耳邊呵氣如蘭,有時更吹氣入我耳內,雙手更伸到我的屁股上,有一下無一下的輕按著我的菊花圈。



我心中一笑,決定要教訓她一下。我學著日本色情片的動作,一面插入,一面腰肢運力轉圈,並依《素女經》的教導,作九淺一深的抽插。



初時,她還可以張開眼的滿是笑意的看著我,但不出一分鐘,她已不能保持滿有信心的笑容,轉為一副淫蕩的飢渴表情,雙手從玩弄我的屁股,轉為緊緊的擁著我;雙腳更死纏著我的腰肢,整個人掛在我的身上。我保持著一貫的速度與節奏,繼續抽插她,感受名器所帶來的吸啜快感。



那邊廂,阿雯與阿發這對老相好,也在埋頭「樂」幹著。只見阿雯仍保持著剛才被我抽插的姿勢,被阿發騎著,承受著阿發那異於常人的陽具猛烈進攻,她只能出氣多入氣少的淫叫著,雙拳緊緊的握著,像承受著很大的痛苦。



我心痛的問她︰「雯,是否不行了?不要死撐!」



阿雯的呻吟聲中夾雜著對我的回應︰「啊~~不……我太……太舒服了,啊~~舒服到……啊~~舒服到我不懂說話!啊~~阿發……再入……再入一點,啊~~我想試……啊~~我想試一試……子宮……啊~~子宮被……被插入的滋味,啊~~是……是了……啊~~慢慢來,一下……啊~~一下一下的深入,啊~~我感到……我感到你已頂到我子宮頸了,再入點,啊~~不要退出,呀~~插入了,插入了,啊~~原來真的這麼舒服……啊~~若我勝出,我定第一個約你,啊……」到最後,她已不是在回應我的了!



回看阿君那邊,只見阿旗每一下抽插也戰戰兢兢的,唯恐會弄傷阿君似的,不敢有太大動作的插入。阿基也看到了,他對阿旗說︰「阿旗,你這樣遷就著,阿君反而會不高興,她喜歡全根盡入式,突破她的子宮頸呢!」



阿君叫道︰「不要,像現在這般就好了。剛才阿發太瘋狂了,現在我下面還有點脹痛的感覺呢!」



阿旗也回應道︰「你們都聽到了,剛才我一抱著她,她就已對我說不要太粗暴,就讓她慢慢回復吧。嘻,正好讓我也回一回氣,我不想這麼快就出局!」



就在我們對話間,第二首歌也在此時完結,我迅速抽離阿欣的身體。我雙手捏著她的兩邊臉腮說︰「嘻,你的鬼計不能得逞了,用來對付阿發吧!」



她軟攤在地上,上氣不接下氣的對我說︰「我原本是想為阿基去除一個對手的,殊不知卻被你弄得我現在連一個手指頭也動不了。一會兒還要應付阿發的巨大陽具,看來,我今天想嬴出女子組的冠軍也不行了!你真行,若將來阿基沒有時間陪我時,我一定找你!」她最後幾句是附在我耳邊說的,聲音小到險些兒連我也聽不到。



我捏著她的臉腮,扭一扭道︰「你這個小淫婦!快替我與阿基去除其他對手吧!」說完後,我又轉過去阿珠身上去(又是老相好啊!)。此時的她已經給我有一種虛脫的感覺,像一堆爛泥般躺在地上。



我問她︰「還行不行啊?」





她喘著氣說︰「行!我還未試過阿發的粗大陽具,怎捨得現在退出!」



我搖頭笑道︰「又一個淫婦!」



她說︰「怎說也好,這樣淫亂派對的刺激,一生人也未必能遇到一次,做一次淫婦又何況?」



我笑著命令道︰「淫婦,翻轉身來,讓我插你一個天翻地覆!」



她無力的對我說︰「你幫我吧!我全身乏力呢!」



我笑一笑,幫她翻身雙手雙腳支地。我摸清楚她陰道位置後,一揮陽具,狠狠的插入了她的陰道。下身一面不停在她的陰道內進進出出,雙手則向前掏著她的35B豪乳在玩弄。



突然聽到阿基叫道︰「啊!阿麗又爽暈了過去,看來她要退出了。」



我們循聲望去,發現阿基已經將阿麗抱離「戰圈」,看來今晚也無緣與她做愛了。



阿基返回時,對著阿萍說︰「阿萍,由現在起,辛苦你了。」



承受著阿軍進攻的阿萍,幾經艱辛才能夠吐出一句回應道︰「你想怎樣啊?啊……」



阿基說︰「阿麗退出了,圈內的下一個女生要接力應付多一個男生了!」



阿萍說︰「那你想我怎樣?」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