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女探姐妹花之程序员之死】(续)   其它小说 
字数:463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女探姐妹花——程序员之死(二)

  「美光商场?」崔婷婷似乎还不明白要去那里干什么。

  「探长好。」旁边有人叫了一句,原来是电话员小周。

  「嗯。」江晓花应了一下,两人已走出警署。

  「花姐,做探长可真好呀,局里人人都尊称你。」

  江晓花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「美光商场有线索?」

  江晓花又摇了摇头。

  「有知情者?」

  「喂,你别问了,到了你就知道了,这么急干吗?」

  「人家这是第一次办案嘛!」崔婷婷撒娇了。原来有了昨晚一夜之情,在崔婷婷眼里江晓花再也不是探长,而是她情人。

  江晓花看着她,伸了伸舌头做了动作,像是在示意:「怎么,今晚还要来一次?」

  崔婷婷明白得可快,小声说道:「花姐,我觉得我们这样做能提高工作情绪呢!今天我觉得特别有劲。」

  「是吗?」江晓花应了一句。

  转眼两人已来到美光商场口。

  江晓花停住了脚步,对崔婷婷说:「把你的头发搞乱些。」

  崔婷婷不明白她的意思,呆在一边。

  「还是我替你动手吧!」说着,江晓花两手一伸,随便在崔婷婷的头上拽了几绰头发。

  「解开扣子,就我刚才给你缝上的那个。」江晓花没等崔婷婷反应过来,顺手把她的扣子也解了,露出里边的粉红胸罩。

  「花姐,你……」崔婷婷万般疑惑,刚才在办公室里都怕有人看见里边的春光,这回到街上反而要大胆显露,真是不可思议。

  正想着,只见江晓花把自己头上的发结取下了,乌黑的头发披在肩上,俨然一副侠女的神态。

  「把这副墨镜戴上。」江晓花从手袋里拿出两副墨镜,递给了崔婷婷一副。
  等两人都戴上后,江晓花跟崔婷婷一起进入商场。

  这座商场分两层,楼下是专卖食品和日用品的地方,她们没有多看,上了二楼。

  「这里你常来吗?」崔婷婷问。

  「不常来,需要的时候才来。」

  「啊,这里的衣服可真是五颜六色,各式各样,比我去的望江商场要强的多了。」

  江晓花点头表示赞同:「嗯,挑几件合适的吧!」

  「花姐,你的那件牡丹花连衣裙也是这儿买的吧?」

  「是啊,你喜欢它?」

  「花姐穿着挺性感的,我也想买一件在家穿。」

  「在家穿?啊哈。」

  「别笑嘛,我们工作时不都得穿制服吗?」

  江晓花点了点头,但突然又说道:「警员崔婷婷,我现在准许你工作时穿花衣服,哈哈!」

  「花姐,我们真是要来这儿没买衣服吗?我看这些都挺贵的。」

  「看上哪件了?」江晓花知道崔婷婷刚才一直盯着某处看。

  这时一男服务员走了过来问道,两位想要什么。

  江晓花问道:「有什么新潮的没有?」

  那人看了看她俩,笑着说:「两位身上穿的不是很新潮吗,哪儿买的?」
  「怎么,你们还想卖警服?」

  「有这样的打算,最近好多女人都来问说我们这儿有警服卖否,我们正缺货呢!」

  「是吗?」

  「我注意你们很久了,看来你们是要买那种,跟我来吧!」

  崔婷婷打量了男服务员一番,此人中等个子,五官端正,留着小鬍子。
  两人跟着那男服务员进了个小门。

  「好傢伙,原来服装商场内还有个小小商场,专门卖妇女用品,而且大都是那些皮质的性感服装。」

  「你们这些都是哪的货?」

  「大都是本市名牌公司生产的。」

  「是『一枝春』吧?」

  「不错,看得出来,您是行家。」

  「婷婷,挑几件吧,不要太露的。」

  崔婷婷从来都没穿过眼前挂着的这些衣服,但从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出她挺喜欢穿上试试,於是就挑了几件,到更衣室试衣了。

  「花姐,这次又是什么任务?」男服务员突然问江晓花。

  「怎么,没任务就不能上你这儿来了?」江晓花笑着。

  「上回给你的那个东西还好用吧?」

  「嗯,还行,不过今天我还真有事要找你。」

  「什么事?只要您说,我一定照办。」

  「一枝花有的电脑软件女设计师,叫郭春兰的,你认识吗?」

  「只见过一两次面,怎么,她出事了?」

  「昨晚在家被人杀害了。」

  男服务员伸了伸舌头。

  「花姐认为她的死跟内部人员有关?」

  「嗯,总之脱不了关系。」

  「那花姐准备怎么行动?」

  「我准备……」

  这时崔婷婷从更衣室出来,她并没有换上那些衣服。

  「婷婷,怎么都不合适?」

  「都大了一点。」

  男服务员走了过去,看了看婷婷,上下打量着道:「这位小姐长得真美。」
  「谢谢夸奖。」崔婷婷向江晓花递来个眼色。

  「我这位妹妹就是天生的美胎子。」江晓花转眼望着男服务员,像是在问:「我们俩到底谁漂亮?」男服务员把那些衣服拿过来一看,原来崔婷婷挑的都是大号的。

  「这位小姐,你试试中号的吧!那,这件就很不错。」说着,他拿起一套红色皮背心,递给了她。

  「花姐,这我也能穿吗?」

  「试试再说吧。」

  崔婷婷又挑了几件进了更衣室。

  「花姐,刚才你说……」

  江晓花打断男服务员的话:「我想通过你的业务关系,把我的人打进那家公司。」

  「花姐,你是说她?」男服务员说着,用手指了指更衣室。

  江晓花点了点头。

  「我看不行吧,看她好像太嫩了点。」

  「嫩点好,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嫩点的吗?」

  「哈哈,这倒也是。」

  「好了,说正经的,你有办法吗?」

  「有是有,不过……」

  「快说,别吞吞吐吐的。」

  「『一枝春』专门招集一些个技术人员和模特,准备设计一套世界一流的服装设计软件。」

  「你是说让婷婷,就是她,去当模特?」

  「这恐怕不行吧,她矮了点,花姐自己去倒还行。」

  「我要是能去,早就去了,那里认识我的人太多了,我一出现就会引起某些人的怀疑。」

  「那她会搞软件吗?」

  「不会,或者说不在行。」

  「那可棘手了。」

  「你就不能推荐她做个秘书什么的。」

  「嗯,试试看吧,啊,听说最近他们的业务部要来个新的经理,有些岗位的职员可能要调走,可能会招收一些新职员。」

  「好了,总之,你要把这件事办好。」

  「对了,如果我介绍她去,我能称她是我女友吗?」

  「称表妹吧,她还要干别的呢!」江晓花向他眨了眨眼。

  「喔,那是那是,表妹就表妹吧!」

  这时崔婷婷又出来了,那件红背心裙正好贴在她身上,三点显得特别突出,背心反射着灯光,真是风姿无限。

  「婷婷来,叫表哥。」江晓花说。

  崔婷婷走了过来,但是却不明白为什么。

  「这是工作需要。」江晓花又说。

  「表哥。」

  「嗯,好妹子,以后需要什么服装,尽管来找表哥。」

  「好的。」崔婷婷只是应付着。

  「我们走了,后会有期。」

  「花姐,我这衣服还没换下呢!」

  「没事,把制服放在袋子里吧。」说着,江晓花拿了个塑料袋递给了她。
  两人临走时,男服务员塞给了江晓花一个纸条,说了句:「走好啊,以后常来。」

  走出商场,崔婷婷觉得很不自在。

  「花姐,我走不快了。」

  「那是自然,穿了这身就得走慢点。」

  「花姐,你认识刚才那位?」

  「嗯,昨天送情报到家来的就是他。」

  「哦,他经常跟毒贩们打交道吗?」

  「嗯,他是个好探子。」

  「我为什么要叫他表哥,真的是工作需要吗?」

  「是的,有项重要任务等着你完成呢!」

  崔婷婷听到这儿,心头砰砰直跳,胸口一收一缩的。

  「别紧张,还没告诉你具体的工作呢!」

  「花姐,我,我实在受不了了。」

  「你怎么啦?」

  崔婷婷的手捂住她的下身,羞涩地说:「我,我来经了。」

  「你没戴月经带?」

  「我忘了。」

  「哎呀,你怎么这么粗心,这任务恐怕你也完不成!」

  「不,不,我能行的,今天是意外,是意外,昨天我没想到花姐会跟我那个的……」

  「那有什么联系,你说你的情绪被打乱了是吧?」

  「前面有个公厕,我看先进去吧。」

  「那里有吗?」

  「哎,卫生带什么地方没有,问题是你总不能在这儿贴上吧。」

  崔婷婷飞快地跑进了那座公厕,江晓花也跟着进去。

  「慢着,你们还没交钱呢!」一个老婆子挡住了道。

  江晓花掏出了几个硬币摔在桌上,两人进去了。

  「快擦乾净吧,以后工作中可不许这样。」

  崔婷婷拿着卫生纸擦着阴户,她再不是羞涩的样子了。

  「花姐,要真是在工作中,我就顾不了那么多了。」

  「你还嘴硬,看你刚才的样子。」说着,她从手提包拿出个小包装袋,对崔婷婷说:「我这就一个了,你给戴上吧!」

  崔婷婷接过那塑料袋,正想打开,江晓花又说了:「你的内裤都脏了,脱了扔了吧,带在身边很臭的。」

  「可我,我不是没有内裤了……」

  「放心,没人钻下去看的。」

  「那这个东西不是要贴在这里了?」

  「嗯,我看以后你把你那些毛毛剃光得了,省得取下了时候疼痛。」

  「啊,嗯嗯,花姐你真会捉弄人。」

  「遇上我算好了,要是遇上个男上司,你这个样子不是更丑吗?」

  两人出去的时候,崔婷婷捂着那条背心裙角,她走得更慢了。

  「刚才我说错了,还是留着那些毛毛好,要不这月经带还贴不牢,容易掉下来。你看,它掉下来了。」

  「啊,在哪儿?」崔婷婷神色慌张,半弯着腰四处寻找。

  「哈哈,骗你的啦!不信你摸摸。」

  「花姐,你真坏,我不跟你说了。」

  「怎么样,今晚还来吗?」

  「可是我……」

  「没关系,在家里,不用计较这个。」

  两人来到一小吃店里坐下,崔婷婷两腿紧夹着,生怕别人看见她没穿内裤,但她越是夹得紧,月经带对她阴户的刺激也就越大,她有点痒了,用手搔了搔。
  「怎么,又来了?」

  「不是,我有点痒。」

  「忍着点,这是工作。」江晓花心里在笑,但脸上没有显露出来。

  这时店员上来招呼:「两位要点什么。」

  「来两碗肉馅汤圆吧!」江晓花作了主。

  店员走开之后,江晓花从手提包内拿出商场服务员给他的那个纸条,打开一看,上面写着「花园街三号」。她又掏出手机,拨了号,眼睛看着崔婷婷。
  「小赵,明天上午九点他们在花园街三号办事。」说完,她关掉了。

  「花姐,你不亲自参加了?」

  「抓毒的事我也干得差不多了,以后这些事都由赵新负责了。」

  「他,他能行吗?」

  「别看他外貌呆呆的憨实样,脑子可灵光呢!」

  「我刚来的时候是他接待的,这人特笨。」

  「我看呀,他是被你的姿色给吓傻了。」

  崔婷婷听江晓花又再夸她,心里美滋滋的,似乎忘了下边的瘙痒。

  这时店员送汤圆上来,两人津津有味地品尝着。

  「对了,我看了你的记录,昨天你问钱大篆的时候,他说他看见两个人从后门跑了?」

  「他是这么说的。」

  「这么说凶手还活着?」

  「怎么?」崔婷婷有点不解。

  「办命案最棘手的就是凶手自己也死了,死无对证。」

  「那是。」

  江晓花边吃边问道:「你说凶手是女的还是男的?」

  「都有可能。」

  「说说你的可能法。」

  「若是男的,张平最有可能是凶手。」

  「动机是什么?」

  「郭春兰有了情夫,被张平发现,气极之下,杀了妻子。」

  「嗯,有可能。」

  「若是女的,则是张平有了外遇,那女的想夺夫,所以杀了郭春兰。」
  「为什么要夺夫,据我所知,张平只是个小教师,没钱没势的。」

  「话是不假,但是有些女人就会为了爱而干傻事。」

  「哦,」江晓花望着崔婷婷,问道:「你是这样的女人吗?」

  「以前是,现在不是。」

  「那为什么?」

  「我说不出来……」

  「那就别说了,不过逃走了是两个人,所以一男一女,或者是两个男的都有可能。」

  「花姐,还有就是两个女的。」

  「就像我们?」江晓花笑着。

  「也有可能的。」

  「是有可能,不过两个女人去杀另外一个女人,这种可能性却很低,接近於零。」

  「那也是有可能。」

  「好了,我们不说这个了。」

  吃完了汤圆,崔婷婷示意先回家,江晓花表示同意。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